9名佔中搞手和核心參與者被撿控,明日提堂,有些人即跳出來,指現在不是檢控的「時機」,因為不利候任特首與「反對派」 尋求和解的「氣氛」,不過,資深傳媒人褚簡寧認為,起訴冒牌民主鬥士的「時機」沒有所謂好壞,林鄭月娥應把精力放在對抗牟利的地產大鱷上。

在這篇題為〈一點意見:為何香港需要真正鬥士高舉民主旗幟?〉(Opinion: why Hong Kong needs real champions to fly the flag of democracy)的評論,開宗名義即設問:「甚麼是真正的民主鬥士?冒牌貨到處都是。是那些打荂y公民抗命』的高貴旗幟,一旦被控便抱怨叫屈的人嗎?『公民抗命』之父甘地恐怕也會蒙羞!那些抱怨者還說,林鄭勝出行政長官選舉的那一天,就是『秋後算賬』的開始!」

冒牌貨認為檢控永無好時機

褚簡寧又問;「甚麼是『佔領』?如果佔領不是政治行動,難道是街頭嘉年華?何時才是檢控的『時機』?對於冒牌的民主鬥士而言,永遠都不是檢控的『好時機』,就算選舉過後一個月,他們仍然會說,檢控行動會破壞林鄭與『反對派』建立互信的『氣氛』。等到林鄭上任行政長官才檢控好嗎?他們又會說她是『梁振英2.0』」。

褚簡寧指出:「『出得嚟行,預咗要還』。如果你做了違法的事,卻自稱『公民抗命』,便請認罪並承擔後果。或許那些冒牌鬥士相信,法律不適用於79天來癱瘓街道、與警方衝突的人,經過佔中的黑暗日子之後,他們還大言不慚地指摘警察『濫用警權』,損害了香港的法治!」

「如果我們沒有有足夠的民主,那警方周一為何要『預約拘捕』那9名佔中抗議者?為何有人向警方潑灑有味液體,只換來區區5個星期的監禁,還要求特別安排,好讓他在獄中投票選特首?如果那不叫民主,什麼才叫民主?」

望林鄭花精力對抗地產大鱷

「我們迷失在爭取多年的所謂「真民主」中,付出沉重代價,卻換來一個分崩離析的衰落城市。」

他慨嘆:「昨天我看到一則報道,一個只有400平方呎的一房單位,售價竟高達1,000萬港元!這讓我感到難過。我希望我們的新任特首,能夠把她的精力花在對抗牟取暴利的地產大鱷,而不是追求所謂的『真民主』,我希望年輕人有份好工,老有所養,社會福利能夠公平分配,令人難堪的『劏房』不再。」

「至於民主,我們可以等待真正的民主鬥士取代那些冒牌貨之後,他們會懂得怎樣爭取,才能令社會怨聲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