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1日,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宣佈了其3司13局的人選。在這16人當中,除了一人之外,其餘都是現任官員或者是從公務員隊伍中提拔上來的人材。唯一例外的不是別人,就是資深泛民中人羅致光。

對於林鄭主動釋出善意,委派羅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一事,泛獨團夥當然是洋洋得意,「躊躇滿志」,因為這是泛民中人掌控局長高位的第一次,而且是事關重要的勞福地盤掌門人。不過,林鄭可要警惕,囫圇吞下善意並不代表泛獨團夥會因此而改弦換轍,放下屠刀。正如一個素來貪婪的惡棍是不會在得到一筆意外財富後抹掉貪心一樣,泛獨團夥反而會因此野心大漲,不乘勝追擊,把所有權力全弄到手,絕不甘休。

全方位惡毒攻擊蔡若蓮

果不其然。就在同一天,有消息透露,曾經與葉建源競爭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議席的福建中學(小西灣)校長蔡若蓮可能將會被任命為教育局副局長。在投桃報李這個政治原則下,一個那怕只剩下一點點良知與常識的政治團夥都應該會妥協,在收下了一個局長位後容忍對手拿下副職。可是,泛獨團夥卻突然像發了瘋一樣,立馬對蔡校長發起全方位的惡毒攻擊。泛獨團夥在自我撕掉那些殘破的偽裝後,其泛青藍色的毒牙與毒爪終於清楚地再次暴露在市民眼前,唯一不同的就是,它們比以前更森然,更致命。

蔡若蓮現年50歲,除了是中學校長外,也是「教育工作者聯會」的副主席。她畢業於浸會大學中文系,曾當過中學老師,後來加入教育局,歷任課程發展主任、高級學校發展主任等重要幹事崗位。蔡校長既有豐富的前線教育歷練,也擁有多年的教育局策劃與監督工作的經驗,履歷非常完整。2015年,她領銜創立「教師夢想基金」,鼓勵並資助教師追尋自己的教育理想,後又成立「幼師薪酬關注組」,全方位投入到改良教育事業當中。此事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她乃是一位有抱負、富謀略、敢擔當的教育界頂尖人材。

蔡校長如果真的被委任為教育局副局長,對香港的年青人來說應該是一個佳音,可泛獨團夥當然不是這樣計算。在西方勢力過去20年的無間斷美元支援下,泛獨團夥好不容易才控制了教育界這個地盤。它們在打下了教育界立法會議員這塊高地的同時,又成功地滲透進各大、中、小學乃至幼稚園,在其中製造了大批宣揚反中的黃色教員。通過操控這批黃色棋子,泛獨團夥不但製造了源源不斷的年青炮灰,更從中物色、培養到下一代的反中毀港的接班人,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等人便是例子。

試想想,在這樣的一個泛獨團夥要塞,如果林鄭真的成功鍥入了一位有經驗、會擔當、富人脈、懂辦事的「非泛獨族類」副局長,那它們20年來努力建成的基地豈不是有機會被林鄭瓦解?工於心計、善於禍害別人的狡猾泛獨大腦當然不會甘於坐以待斃,讓林鄭這麼樣容易便得手。

勿蹈反國教事件覆轍

明白了這點,大家便很可以回想,為什麼梁政府在2012年推出改良國民教育課程時受到了這麼嚴重的狙擊。可惜的是,在即將退任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等同「自殺」的蒙蔽下,梁振英選擇不戰而降。這個做法不但使他在上任不過一個多月後便丟掉了整條教育戰線,更使到泛獨團夥的「賊勢」從此失控,蔓延到全社會,一發不可收拾。佔中暴亂、旺角暴動、港獨蔓延等等傷港害民禍事,都是因此而點著。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五年後的今天,歷史轉了一個圈,泛獨團夥又再故技重施。它們以攻擊蔡校長的可能任命為第一炮,打響針對林鄭政府的第一仗,意圖掌握戰爭的主動權,再次與中央及林鄭進行奪權較量。林鄭如果因現在泛獨團夥所鬧起的所謂「社會廣泛反對聲音」而退縮,就完全等同當年在「反國教事件」中,梁振英自毀長城的做法,把兵家必爭之地拱手讓給敵人。

驟眼看來,一個教育局副局長只是一個二把手職位,似乎不是極度關鍵,但這其實是林鄭能否掌實權、辦實事、好打得的戰略劫子,絕對不能丟失。否則,此關一失,從此無險可守,只剩下任由泛獨團夥魚肉一途。梁政府過去五年的蹩腳困局,便是可鑒的前車。

但願林鄭月娥不會重蹈梁振英的「反國教事件」覆轍!